都江堰公安人士邓波:抱着外甥遗体 守了一夜枪支

都江堰民警邓波:抱着儿子遗体 守了一夜枪支 未知 2008-05-20 14:00:57来源:

图片 1

摘要:
  5月14日中午12时30分,记者抵达受灾近46小时的都江堰市区。  在成灌高速,沿途皆是抢险救灾的车队..都江堰:
废墟里不再传出敲击声……  5月14日中午12时30分,记者抵达受灾近46小时的都江堰市区。  在成灌高速,沿途皆是抢险救灾的车队,还有七八辆铲车,向汶川方向行进。接近都江堰市区,道路陡然拥堵起来,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队伍,在这里聚集。  交通警在拥挤的车流里,忙碌地打着手势。几个人神情凝重地搀扶一名泪流满面的中年妇女穿过马路。街边,几名妇女相对而泣。  市区街道两边,有政府搭建的整齐的蓝色帐篷,印着白色的“救灾”大字;也夹杂着居民自己搭建的五花八门的抗震棚。棚下人家,端着用简易蜂窝煤炉煮出的简单饭菜,像平时在家一般吃着午饭。  居民们告诉记者,停电的困难还好克服,最大的难题是停水。因为停水,厕所都满得外溢了。煮饭的水,是从附近有机井的人家要来的,但厕所的问题若不解决,机井里的水,可能很快就不能吃了。  坍塌的楼房废墟随处可见。  紫东街、兴盛街、玉带桥街……多处居民楼成为废墟。  星光大道娱乐城边,救援人员正对一处废墟进行发掘。一年轻女子问救援人员:“听到声音没有?看到我妈没有?”  救援人员说:“你回去找个床单来,等会挖出来了好裹一下。”  年轻女子含泪离去。  一只画眉,停留在废墟边的一棵树上,对着废墟鸣叫。路人说,肯定是那栋楼里哪家人养的,在呼唤它的主人呢。  直升机在都江堰上空飞来飞去。幸存者带着满目哀伤,麻木地等待在尘土飞扬的废墟外围,绝望地盼着奇迹的出现。  当深入都江堰的大街小巷采访几小时后,记者了解到,初入都江堰时所见那些在街头哭泣者,基本上是刚刚从外地赶回来寻亲;而都江堰本地居民,在经历那场地震后,眼泪已经没有那么充沛了……  都江堰人说起亲人被废墟掩埋的时间,都说的是“小时”,很少有人说“天”。他们说,从12日14时28分到14日12时28分,也不过46小时。但这46小时的分分秒秒,真的是太漫长太难熬!郑涛:母亲那只伸出废墟的手,将是他永远的痛  郑涛是都江堰市某局干部。地震发生时,他正开车载着同局三名干部,行进在都江堰去龙池南岳村的路上。随行的还有一名都江堰电视台记者,跟去采访郑涛单位巾帼文明岗对口支援南岳村妇联的新闻。  车子开到二王庙后门处,地震了。山上塌方,石头轰轰地砸向路面。有20余年开车经验的郑涛,眼角余光扫到山上一块足有千吨重的山石开始脱离山体。他猛踩油门,冲在巨石前面,保住了一车四人性命。  刚冲过去,后面轰一声,四人只觉得地动山摇,回头一看,巨石已将一辆轿车砸扁!  郑涛疯狂开车往前逃,前途飞石如蝗。急忙掉头往回走,泥石流又奔泻而下!郑涛急忙停车,招呼大家下车步行。  脚下的路像波浪一样起伏,又像馒头一样冒起、裂开!忙乱中,郑涛拉上一名同事,从小路跑回单位。单位的办公大楼两面墙体已毁损塌下,楼梯二楼转角处的平台也被震掉。设在同栋一楼的一家银行,一女职员被倒塌的墙体当场砸死。  逃到开阔地带的人们,惊魂未定地掏出手机联系家人。但是,通讯完全阻断了!郑涛跑到儿子学校,谢天谢地,儿子安然无恙。接上儿子,郑涛马上往都江堰市交通局宿舍父母家赶。然而,出现在眼前的,只有一片废墟。  平时要睡午觉的父亲,那天恰好出门,幸免于难。灾难落在了回家收衣服的母亲身上。本来,母亲已经从四楼逃到了二楼,但一根楼梯钢管抵住她的胸口;紧接着,一道横梁砸在背上;然后,整座楼房坍塌,将母亲活活埋葬!  郑涛赶回单位,想请领导派人救援。尚未开口,就听说局长的岳父母也在那一瞬间,被埋进了废墟。同事小潘的父亲,也被楼房埋了。郑涛一抹眼泪,默默地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份救灾工作。  到底放心不下母亲。地震当晚,郑涛和弟弟冒着余震,一块到废墟,在废墟上边喊边扒,扒出了一只手。郑涛说,亲人之间是有感觉的,虽然只是一只手,但他伸手一摸,就知道,那是妈妈的手!妈妈的手已经凉了!郑涛兄弟失声痛哭。  妈妈那高举的手,诉说着她在生命最后一刻的顽强抗争。可是,无论妈妈的求生欲望有多强,兄弟俩最亲爱的妈妈,还是没了!  怀着扒出妈妈遗体的愿望,郑涛兄弟继续在废墟使劲地扒着掏着。然而,凭他们四只手,这怎么可能?挖掘母亲遗体过程中,郑涛兄弟发现了三个活着的人,三人急切地向他们呼救。兄弟二人徒劳地施救一番,只得安慰幸存者不要放弃希望,坚持下去,并且承诺:他们一定会去找人来救援。  13日,郑涛向抗震救灾指挥中心报告了这个情况。抗震救灾指挥中心派出50名消防队员开始救援。  14日早上8时,三名幸存者被救出,郑涛妈妈的遗体也被挖掘出来。  郑涛想亲手把妈妈送往殡仪馆。可是,非常时期,连这个愿望也不能够实现——遗体必须集体送往火化。郑涛惟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向相关工作人员确认,这是自己的母亲。然后让他们在妈妈的脚上,挂上一个写了名字的标签。  没有洁净的老衣,没有香蜡纸钱,没有哀乐,没有告别仪式。妈妈就这样被统一地裹成一个卷,永远永远离开了自己!  当晚,郑涛依然去单位轮值,坚守自己的岗位。金家磨巷8号:丈夫手持一卷白布,等待着给妻子裹尸  12日的大地震,让都江堰市客运中心的吴先生失去了35岁的妻子。  吴先生家住金家磨巷8号1栋2单元5楼。与别的遇难者不同的是,吴先生的妻子并没被完全掩埋,头、手、身子都露在废墟外,只是被预制板夹住了脚。  14日下午,对该栋楼的挖掘救援工作开始。近16时,记者在等待挖掘救援的人群中,发现了手持一卷白布的吴先生。吴先生说,妻子本不该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死了!自己是守在妻子的面前,眼睁睁地看着妻子死去的。吴先生说起妻子的惨死,神情无助然而平静,没有眼泪,只是语气中有少许幽怨。  吴先生说,5月13日早8时,他感觉非常“幸运”,在废墟寻找到了妻子。他立即动手挖掘。挖了半天,才发觉,单凭自己,是根本无法把妻子扒出来的。于是,又找来亲戚朋友,大家换着班来挖,还是挖不出来。  有人问,为什么不向救援指挥中心求救?吴先生说,当天大型的援救都忙不过来,哪里还顾得上这里。  绝望中,吴先生和家人想到了截肢救人。他一趟又一趟跑向救护车,求医生们砍脚救人。一批又一批的医生过来看了,尽管吴先生拍着胸口保证,只要把人取出来,死了都不怪任何人。但是,没有谁敢答应他的请求。  有亲戚急了说,干脆自己动手砍。可是,谁也下不了这个手!再说即便下得了手,包扎、止血都成问题。  无论如何,还是得找医生。  吴先生说,来来回回找了七八次救护车。“他们只是给她输了点液,也没给止痛片。她的脚又没有出血,我估计她是痛死的。”  这期间,吴先生一直陪伴在废墟旁,鼓励妻子不要放弃希望,等待专业救援队伍到来。  吴先生说,妻子在废墟上整整等待了24小时,他是眼睁睁看着妻子死的。“13日1时30分,妻子说,我坚持不住了!我急了,使劲鼓励她,坚持得住,救援队马上就要来了!妻子又坚持了30分钟,在两点钟的时候,还是死了。”金家磨巷蛙市32号:废墟里的敲击声静止于14日清晨  这是一栋居民楼。  蛙市2单元32号一楼住户李利,1992年从都江堰市陈家巷搬迁过来。三楼住户吴承秀则是同年从都江堰市瑞莲街搬迁过来。  12日的大地震,这栋一梯四户的楼房只垮了一角。已经70岁的吴承秀,非常幸运地沿着三楼断裂垮塌处蹭下来;她近90岁的老伴苏启明则被埋进了废墟。  和苏启明一起被埋的,还有李利17岁的儿子邱国祥和同学王万江。地震发生时,他俩在家里睡午觉。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李利慌了阵脚。地震刚刚过去,她就跑回废墟,寻找儿子和其同学。从废墟中传来的敲击声,让她看到了希望。她对着废墟哭喊着儿子姓名,告诉他们,马上就找人来救。  当晚,李利将险情报告。相关部门派人来查看,告知天晚了无法施救,只有等第二天天亮。  13日,救援人员来了,说没法动用机械,救援行动未能实施。一个白天一个夜晚,敲击声不断。束手无策的李利,说自己就像疯了一样,狗一样围着废墟打转转,“儿女疼人心哦,我硬是心子尖尖都在痛啊!但我有什么办法?”  14日凌晨,敲击声渐渐微弱下去。清晨6时许,敲击声静止了。李利无助而绝望地说:“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还有没有活着。”  李利是在14日下午2时左右向记者叙述的。也就在这时,陆续来了两三个穿迷彩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向废墟。建设路24号:中医医院等待女儿的两名母亲  都江堰中医医院,是本次地震的重灾区,其救援的规模、力度远大于前几处居民楼。  中医医院大门口,武警战士围成人墙,阻拦着一些想冲进去的群众。一名军官拿起话筒,劝阻安慰着那些失去耐心的人们。  一名男性老者,用来遮盖秃顶的头发长而凌乱地在脸颊边飞舞,口里嚷着喊着儿子的名字往里闯。  与这名激动的父亲相比,医院大门右侧的一名等待女儿的母亲则非常安静,在侄女的搀扶下,无力地靠墙站立,等待消息。  她低声告诉记者,她姓李,女儿是这医院的护士,今年23岁,“就只有她一个孩子,还没有谈(男)朋友啊!”  李女士在门口已经站了49小时。她说,和女儿在一起遇难的,还有11名护士。救援从当天就开始了,13日开始“出人”。她说:“到现在才出了20多人,多半是死的。我已经去认了几趟,没见到女儿。”  担任警戒的年轻武警战士刚刚从废墟上轮换下来。他们横成一排,席地横街而坐,就算休息了。在他们身后的废墟上,战友们仍在紧张地忙碌。  一名武警战士说,工具太缺乏了。消防队用的那种手锯,他们只有两台,大家轮流使用。怕伤着人,大型机械的基本作用就是起吊挪开预制板。大量工作还得靠手。“大家埋怨我们太慢,我们也急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一名半躺在街边的女士,憔悴而哀伤,不时引颈向废墟张望。她告诉记者,她在等女儿雷敏的消息,“她爸爸在大门口等,我就在这等,已经等了50个小时,没希望了!要是女儿死了,我也没什么活头了。”  她的女儿雷敏,是中医医院的内科医生,毕业于泸州医学院,今年24岁。“我女儿好乖,1米62的个子,人漂亮,心又好,今天都没出来,没希望了,好痛心啊!”  武警让大家退到街口,这位哀伤的母亲虚脱得站不起来。记者和武警一起,把她搀扶到街口。她拒绝了附近居民为她提供的一把小竹椅,跌坐在泥地上,双目紧闭,忽然晕倒在地。  急救医生迅速赶来,为她插上输液管,抬上担架,运走了。  一名当地干部私下对记者说,尽管有温总理亲自坐镇抗震救灾第一线,但由于我们的应急机制还是启动太慢,“一些生命,就这样被耽误了。”
(编辑:英臻)

黑黑的脸庞,高高的个子,说起话还是那么大嗓门。乍一看,根本看不出这个34岁的男子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昨日下午,记者在都江堰太平街派出所见到了刚刚失去6岁爱子的民警邓波。

配乐 |《生死不离》谭晶

震后,派出所的房屋多处开裂,旁边的一幢楼已被震掉了一半。派出所的办公地点已经转移到太平街大街上的帐篷里。但邓波和两位同事仍然留守在派出所的院子里。他说,这里必须要留人,因为怕有群众到所上来求助、问事。

今天是2018年5月12日

尽管不忍心,但记者还是将时间还原到了灾难发生的那天

距离汶川地震已经10年了

找钢筋撬门救出女孩

我是四川人

与大家一样,12日下午2时28分,正在办公室写材料的邓波突然感到办公楼在剧烈摇晃。他跑到院子里,看到不远处有楼房正在垮塌,巨大的声响伴着人们的哭喊声传入耳中。这时,领导指示,邓波等几人留守派出所看管枪支等,其它民警上街维持秩序、疏散群众。

我在北京

那边有个太婆脚断了!听到从派出所跑过的群众的呼喊,邓波冲出派出所,果然,离派出所百米左右,一位看上去年过七旬的老婆婆正在地上痛苦的呻吟。邓波连忙将这位小腿被砸断的老人背到派出所的院子里。

今天天气雨

刚刚安置好老人,一位中年妇女冲进派出所,带着哭腔呼喊:请帮忙救救我的女儿,我家的门打不开了,我女儿还在五楼上!闻言,邓波又跑到派出所旁的阿坝州林业木材联营公司家属区,冒着余震的危险冲上五楼。这名妇女的家门在地震中已经严重变形。救命、救命里面的女孩不断地拍打着房门,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不要慌,我们来救你了!邓波一面抚慰女孩,一面用群众找来的钢筋拼了命地撬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此刻每一分钟都
显得那么漫长。终于,门开了,女孩得救了。

愿逝者安息

回到派出所,一位大爷又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快,那边有个妇女遭压在废墟下了邓波又朝废墟跑去。一看,一大块预制板压在一位30来岁的妇女,邓波和一些群众试图将预制板起来,无奈预制板太沉了,他们根本无能未力。通过电台与指挥中心联系!念头一闪,邓波又跑回派出所,通过电台迅速向当地公安指挥中心求援。

都江堰公安人士邓波:抱着外甥遗体 守了一夜枪支。生者坚强

突然得知孩子出事噩耗

谨以这99张图片

邓波,你爱人来了!一位同事大喊了一声。当时,我还以为是她胆小,跑来贴我来了。回忆起这一幕,邓波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纪念我们共同经历的那场灾难

听到同事呼喊的邓波一看,爱人张娟早已哭得满面泪痕。娃娃被压着了,走了只说完这句,张娟就昏了过去。邓波只觉得双腿一软,脑中一片空白。

以及灾难面前国人表现出来的

从醒转过来的张娟断断续续地哭诉中,邓波才知道,地震发生时,6岁的儿子邓沛正在位于新建小学对面的幼儿园爱心亲子园里睡午觉。孩子睡在下铺,
地震中,床垮了,正好压在孩子胸口。当在建设路一张服装店上班的张娟跑到幼儿园时,被告知孩子已经被老师送到都江堰人民医院了,张娟又跑到医院,却没有找到孩子。张娟又跑回幼儿园,这次她见着儿子了,他小小的身体被平放在幼儿园外的草坪上,身上盖着一块布。老师告诉她,孩子被送到医院时,医生确定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张娟不相信,她不相信早上出门时还撒娇要妈妈早点来接自己的孩子永远地离开了,她又把孩子抱起,冲向附近的一家职工医院。医生再次确定,小邓沛离开了。

巨大勇气和空前团结

这时,孩子的爷爷和外公都已赶到,张娟这才让两位老人守护着孩子孩子的遗体,跑到幼儿园找孩子的爸爸

图片 2

孩子走了,但邓波身上还有任务,守住所里的枪支。他把孩子还软软的身体抱在怀中,和妻子在派出所守了一夜。

1、从废墟中的营救的3岁儿童郎铮向解放军叔叔敬礼表示感谢

孩子走后的第三天上午,遗体被火化。当天下午,邓波向所指导员报到,领受了新的任务:看护高科加油站。

图片 3

在他心中:孩子还没有走

2、都江堰一栋倒塌房屋下,一名被压的女子正在等待救援

这个就是他。邓波拿出手机给记者看,记者看到,照片上的小乖乖虎头虎脑,两只眼睛大大的,摆了一个靠近镜头的造型。和很多父亲一样,邓波说起自己的儿子滔滔不绝。这个娃娃懂礼貌得很,又不怯生,周围邻居都说他乖。眼看就要上小学了,天天在家头念,要在太平街小学上小学,中午可以到爸爸那里吃饭。也许邓波的心中,儿子还没有走,还在等他下班

图片 4

说起未来的打算,邓波说了八个字: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他说,孩子虽然不在了,但所幸家里的老人没事,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和妻子更要把老人照顾好。
(武汉晚报 钟蓓)

3、都江堰一小学,赵建中抱着9岁儿子的遗体,失声痛哭

图片 5

4、这只手告诉我们,他,是多么留恋这个世界

图片 6

5、在地震中痛失妻子的男子用绳子将妻子的尸体绑在背部,送她去太平间。在极大悲痛的折磨中,他努力要给予死去妻子些许尊严

图片 7

6、江油公安局一名普通的民警,将她自己才6个月大同样需要母乳喂养的孩子交给了父母照料,却义务地为一些急需哺乳的地震灾区孤儿喂奶

图片 8

7、在四川绵竹市汉旺镇一所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学废墟中,一位母亲在呼唤尽快救出被埋的儿子

图片 9

8、两位母亲在绵竹市汉旺镇武都小学废墟上等待孩子的音讯

图片 10

9、众多贵阳市民在“贵阳妈妈”招募点争相索要孤儿认养表

图片 11

10、在绵阳市九洲体育馆,一名心理辅导者把一位小朋友紧紧搂在怀中

图片 12

11、路被堵了,解放军背着食品和步行前往映秀镇

图片 13

12、一名等待孩子消息的家长看到一名遇难学生的遗体被抬出后,奋力向前冲去

图片 14

13、救援人员在汶川县映秀镇抢救一名腿被砸伤的中学生,旁边是她焦急的母亲

图片 15

14、我们活着,因为这一艘生命之舟……

图片 16

15、亲爱的,坚持住,别放弃…

图片 17

16、想起一首歌:娘啊,娘啊,白发亲娘……

图片 18

17、站在废墟中看震后的家园,那一种心酸谁说得出

图片 19

18、看那哭红的双眼,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图片 20

19、一名母亲在废墟之中守着她孩子的尸体大声哭泣

图片 21

20、孩子,这个世界对不起您…愿你快乐在天堂…

图片 22

21、孩子,你好可爱!但是你长大了你要记得今天 ….

图片 23

22、受困者亲属坚守废墟期待奇迹

图片 24

23、那些无名的献血英雄们

图片 25

24、到处都看见这样焦急的寻人….

图片 26

25、老天,你为什么要惩罚孩子

图片 27

26、有很多个许三多,有许多的不抛弃,不放弃!

图片 28

27、日本搜救人员向遇难者遗体默哀

图片 29

28、不抛弃,不放弃!!